让我进去

没有更新的原因

因为补课,加上要去画室,嗯,我是去全天画室的,然后就时间不多,没办法更新太多,有时间会更新,就是说,强制补课真的很无语诶,感谢那些提建议的大宝,我会写上去的!

病案本语录体

给咱一点点建议吧,犹犹豫豫不知道写哪一个好

在线卑微

病案本语录体

我考试考砸了,但是,这不能阻止我对谢清呈大宝贝的爱!

系统的空间骤然变换,不再是一片渺茫的白色,转换为了一种压抑的灰色。而屏幕放出一张带着笑的金秀荷的照片。

蒋丽萍突然站起来,红色的高跟鞋踏在灰色的地面上,她右手点着一根烟,丝丝烟雾飘动着,“嗒嗒”声在寂静的空间格外突兀。

她走到大屏幕面前,轻轻抚摸着那张金秀荷的照片,照片上的人笑魇如花,眉眼间满是希冀。

蒋丽萍低笑着,细长的烟马上抽完了,她掏出一直藏在袖口的枪,对着屏幕的下方打出一发。

她在无声宣誓着她的哀伤与绝望。

谢清呈静静的看着一切,所有的人安静的看着,欠打的安东尼也默默看向蒋丽萍。

“老师,你说,你高兴吗,那个人渣死了……”

“我没有亲手杀死他。你说,为什么会有他这种人啊。”

“我恨不得将他亲手活剥了!”

蒋丽萍说完这句话的同时,主系统将她进入暂时昏迷状态,谢雪蹙眉道: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

【只是为了让蒋丽萍女士冷静,并不会对她造成伤害。】

猩红的警报声音响起。“滴滴滴”的声音聒噪至极。

【系统检测部分仪器受到损害,已自动播放下一段音频。】

郑敬风马上料到是蒋丽萍的一枪打坏了部分仪器,而自动播放又会带来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呢?

【“老秦,你有时候做的事太冒失了。”

“是,你是老医生,是国士无双,但这和你地位有多高没有任何关系。他们投诉、举报,对你而言是无伤大雅。可上次医闹已经不仅仅局限在纸面上了——上次那个男的——你差点就被他打了。”

“老秦,有一些事情已经变了。现在社会变得越来越复杂,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了。”】

泸医科的人员都愣住了,明朗的男声显然是谢清呈,那么,他和他们的老师——秦慈岩又是什么关系。

明明以前在会上说秦慈岩咎由自取的人却明明晃晃在这里关心着他。

谢清呈脸色苍白,照这个系统的发展趋势,他和老秦之间的事会被告知于此的。贺予目不转睛地看着谢清呈,显而易见,他也对谢清呈和秦慈岩之间的事充满好奇。

音频的播放不因谢清呈的担忧而停滞。

【“你看你,没大没小,这些事我以前不也经常去做?医闹就医闹呗,患者心情不好,不理解,有时候是让人很无奈。但我不是医生吗,医生总不能被患者牵着鼻子走,总不能他们希望我怎么看病,我就怎么看病,是不是?如果我知道某种方式是对病人好的,哪怕对方有再多的不理解,我也必须这么去做。这是我的责任。我已经花甲之年了,我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”

“小谢,你知道我想着了什么吗?”】

谢清呈的睫毛微微颤动,他垂眸,敛住自己的神色。

贺予一直看着他,好像怎么看也看不完,成功被谢雪打上了“盯盯怪”的名称。

【“我在想,如果舟舟能活下来,现在应该会和你一样教我适应你们的时代了。”

“那您知道我在想什么吗?”

“你在想什么?”

“我在想如果我爸还活着,也该和您差不多岁数了。我和他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十有八九也是您这样爱听不听的态度。”

“听进去了,听进去了。”

“你放心小谢,我相信人心不会那么险恶的……你别这副表情嘛,我以后也会注意,这样总好了吧”】

那后来呢?

谢清呈想,后来他注意了,注意到最后,他付出了自己的生命。

没有人知道他也是秦慈岩的学生,他也是那么敬佩秦慈岩。

他的老师,他的半父,他一生中遇到的最好的医生,他以后再也遇不到的良师慈父。

再也回不来了。


病案本语录体

家人们我又回来了,就是有个小小的要求,谁能给我发几张谢清呈大宝贝或许贺予的图片嘛,谢雪啊什么的人物都可以。

谢清呈闭目,抬手按了按眉头,他寻思着这个虚渺的空间极有可能将段闻组织扯出,但是它也有可能将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和盘托出。

比如他们牵扯入的这个局。

机械的电子音再次响彻空间。

【请卫冬恒先生选择】

卫冬恒正忙着安慰谢雪,猝不及防被点到,思索一番,说:“文段。”

【请讲述选择文段的理由】

空间里的人一愣,这东西不按之前套路来直接放出,卫冬恒也微怔,疑惑道:“文段所具有的线索较多?”

【已检测卫冬恒先生的回答,接下来请看文段】

谢雪本还在为她哥的悲惨经历抽噎,没想到转眼就拉扯到自己身上了,她看着这一段,迷茫而不知。

贺予:……有点小尬怎么办。

当事人谢清呈对此表示,我并不知道这个“他”指代的是谁。

美育院长笑呵呵地看着谢清呈,和蔼的说:“谢教授依旧风度不减啊。”

郑敬风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,毕竟他们都不知情。

安东尼站在角落沉默的冷笑着,道:“表哥不愧是表哥,三十有加的年纪依旧能把小姑娘骗得心猿意马。”

贺予:……再次无语住了,我是小姑娘?

贺予保持了沉默,谢清呈一个眼神也不施舍给安东尼,继续闭着眼睛。

【请贺予先生选择】

贺予看着谢清呈,略加思考,突然笑着说:“谢哥选的文段,我也选文段。”

谢清呈:“你一天不恶心人就不高兴吗?”

贺予托着腮,阴鸷笑道:“还真不可以。”

【系统已检测到贺予先生选择为文段】

蒋丽萍看完后,仰头笑着。

是的,她带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潜伏在黄志龙那里。但是那又能怎么样呢,人生中第一次遇到的那样美丽而骄傲的金秀荷,已经不在了。

她被束缚在江兰佩这个无形枷锁的阻挡下,她被困在成康精神病院里,她带着无限恨意离开这个地狱。

蒋丽萍忘不了那个一身红裙的金秀荷,也忘不了那个被黄志龙用刀刺得面目全非的金秀荷。她带着恨,带着要报复的愿望来到黄志龙身边,她最终成功了也没完全成功。

谢清呈叹了口气,人的生死各有天意,但金秀荷是一个正直又善良的人啊。

深渊的局困住所有人,他们都在自救,也在毁灭。

病案本语录体

家人们,绝望了已经,贺予和谢清呈大宝贝俩人不能好好说话,刀子太多了!!!!咱要懂得自己产粮!(不喜欢左上角可以退出去,卑微)

时间线:谢清呈被贺予带回去那里。大概200多章后面。

————

谢清呈从椅子上站起来,看着突然造访的安东尼,淡然道:“我个人认为,贺先生不会喜欢一个侵入自己领域的人。”

安东尼讥笑着说:“你看看你啊,我亲爱的表哥,你落魄的处境和我曾经一样,你卑微的匍匐于别的男人底下。”

谢清呈闭上眼,试图抹去这个东西的存在感。

安东尼钳制住谢清呈的手,疯狂的笑容与滔天的快意在他眼眸中闪现着,谢清呈脸色苍白,正欲动手,却看见安东尼直挺挺地倒下去,而眼前的视线突然迷茫,朦朦胧胧的烟雾笼罩着周遭。

世界都安静下来了,谢清呈想。

————

谢清呈再次醒来确实看见贺予端坐在他旁边,谢雪在卫老爷子旁边坐着。

他向四周望去,熟悉的或不熟悉的人都聚集于此,几乎都是参与了段闻组织一案的人,已死去的人竟也存在。病态的白色将满地围绕着,漫无休止,沉沦又痴狂。

谢清呈不得不询问贺予:“这里是哪里?”

贺予刚要回答,谢雪就凑过来抱着谢清呈,边抱边抽泣,“呜呜呜,哥,你怎么才出现,你没事吧?”

贺予:我……

谢清呈皱着眉,看到眼前的屏幕。

许久不发声的屏幕突然传出声音:

【此次为《病案本》人物观看语录,图片,文段,语音,视频。】

【请谢清呈大宝贝选择语录或者文段】

陈慢担忧地看着谢清呈,谢清呈恍若未知,声音一如既往冷静,“正常点的文段。”

【主系统已检测到谢清呈大宝贝选择的是文段。

b3006像是一口生锈的熔炉,里面浮沉着近二十年的欲望与罪恶。

在场的人沉默不语,b3006像是一个深海炸弹,它将淹没与水底的黑暗炸出来。

生长着毒刺的,以罪恶与苦难孕育的暗色花朵妖艳而可怕,人心的黑暗被抽丝剥茧地展露在世人面前。

蒋丽萍安静地点燃一根女烟,她的老师,穿着一身红裙的金秀荷,她在成康精神病院死去了,她的离去像当年丢手绢游戏一样,在惊慌与未知的迷茫中走了,留下了蒋丽萍苦求线索。

所以的案件因b3006而起,成康精神病院把所有黑暗的苗头牵扯出来。

谢清呈和贺予都淡然地看着,事情发生的猝不及防,他们被迫接受它的发展,谁会注重已经发生的事情。

【请郑敬风选择】

郑敬风愣了一会,道:“文段。”

【主系统已检测到郑敬风选择的是文段】

贺予蓦然看向谢清呈,哑声道:“谢清呈,那个人我能不能代入是我……”

谢清呈低头,说:“不记得了,过去了。”

谢雪站在旁边捂嘴啜泣,“哥……”

郑敬风拍了拍谢清呈的肩膀,摇了摇头,最终没有说什么。

对于谢清呈来说,那段回忆是无尽的痛楚,他站在了贺予的对立面。

他亲手杀死了曾经的贺予。

他无法正视贺予。


Q:磕cp磕到后来.....?

觉得越来越真,但是他们越来越疏远了